新時代國家責任理論的研究主題
欄目:熱點聚焦 發布時間:2018-12-19

國家責任是法治國家的重要原則,體現了一個國家的理性精神和道義擔當。國家需要對自身的行為承擔起責任,從侵權責任法的角度來看,一個整體的趨勢是在范圍、標準、責任承擔方式上越來越擴大和多元;以國家及公職人員違法行為為要件的賠償責任是國家責任的最初實踐形態。從中世紀最開始流行的“國王不能為非”,到自由法治國時代發展出來的“雇主賠償責任”,再到完全吸收公職人員職務侵權行為的“代位賠償責任”,乃至適應新的時代條件發展出的國家救助、國家補償、國家預防義務、國家安全保障等一系列更廣泛和深刻的責任體系,國家責任日益成為一個超越侵權責任規范體系的基礎性概念,成為以維護人的尊嚴為價值核心的深刻的國家承諾。
黨的十九大做出了“中國進入新時代”的重要政治判斷。新時代既是社會主要矛盾發生重大轉變的時代,也是中國邁向強國復興、對法治國家建設提出更高更多要求的時代。對于國家責任的法學研究來說,這不僅意味著我們需要繼續完善傳統的以國家賠償責任為核心的課題,更要因應時代變化,在新的國家哲學、社會經濟發展條件和法學自身轉型的背景下,明確新的研究主題,并作出積極的理論貢獻。我以為,新時代國家責任理論的研究主題至少圍繞如下方面展開:
第一,在既有的憲法法律理論和規范框架里思考新問題。國家侵權引起責任承擔,并通過法律填補損失,這是法治的基本要求。憲法第四十一條規定“由于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侵犯公民權利而受到損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規定取得賠償的權利”。隨后頒行的民法通則第一百二十一條進一步規定“國家機關或者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在執行職務中,侵犯公民、法人的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將國家責任放置在民事責任的框架下。1995年頒布的國家賠償法確立了獨立的、公法上的國家賠償責任,全面建構了國家賠償的構成要件、范圍、程序、責任承擔方式與標準等問題。新的民法總則第九十七、九十八條明確了“機關法人”的概念及民法上的權利義務主體地位。由此,我們已經有了較為完整的國家責任的二元理論與規范體系。但是,新時代仍然需要對這個體系的內容做進一步思考。例如,國家賠償責任除了獨立責任,可不可以也是一種補充責任?在民事侵權主體不明確或大規模侵權行為致害無法有效填補損失的情況下,國家可以考慮作為補充責任主體而存在,設立專門的賠償基金實現對受害人的充分救濟和損失填補。又如,國家賠償責任是否一定以發生實際損害后果為構成要件?現實生活中由于國家致害行為導致當事人合法預期利益損害的情況時有發生,現行國家賠償法僅僅以實際損害作為賠償構成要件,也不利于充分保障人民合法權益。因此,我們需要完善既有的理論和規范框架,在既有的框架里思考新的問題。

  第二,構建一個以賠償為核心、兼顧補償、救助、保障、預防等重要方面的新的國家責任體系。新時代確立了“以人民為中心”的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方略?!耙勻嗣裎行摹幣馕蹲毆以鶉尾喚黿鍪且恢智秩ㄔ鶉?,更要求國家肩負起對人民全面的生存照顧的責任,為人民美好生活的實現提出更好的制度安排。國家責任應該成為一種托底責任,當市場和社會失靈的時候,國家必須更加積極有為,為此需要我們將研究視野擴展到國家在資源分配中的補償責任,對于弱勢群眾的救助責任,面對風險社會建立起預防責任,對于公共服務體系建立起基本的社會安全保障責任體系。
第三,應對風險社會的挑戰,擴展國家承擔責任的方式。中國正日益步入風險社會,很多時候,社會行為與危害后果之間的因果關系不再絕對確定,這個時候國家要從“危險消除”責任轉向“風險預防”責任,國家承擔責任的方式不是事后填補損失,而是必須未雨綢繆,建立起風險評估—風險交流—風險管理的過程責任,要做更多“風險點分析與控制”的工作,國家責任的承擔方式也將由傳統的金錢賠償向更有效地履行職責這個角度和思維轉變。尤其是在以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為代表的新技術革命浪潮下,技術在改變社會、帶來便利的同時也在制造新的風險,尤其是信息自決、隱私權?;?,需要國家在風險預防方面承擔起更大的監管、預防責任。
國家責任是一個跨越憲法和部門法、公法和私法理論與實踐的綜合性話題,它既是法治國家的內在要求,是中國在新時代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必然要不斷強化的主題,也是“以人民為中心”的深刻政治承諾的必然體現。同時,在新時代,它也日益成為一個跨學科研究的領域,我們應該從中國的實踐出發,貢獻這個研究領域的中國概念、中國理論和中國方案。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常務副校長